九月 16 2012

清水 正一郎 (葛飾愛魚會會長)

與清水會長與夫人合影

        葛飾愛魚會是東京一個十分具有歷史的金魚協會,大約於1963年設立,該協會很特別,主力推廣是日本蘭壽與傳統的關東東錦,清水先生是葛飾愛魚會的會長也是日本蘭壽協會總本部的審查員,而這次很高興能與在日本金魚圈子十分具有分量與資歷的清水正一郎前輩見面。

         會認識清水前輩主要是蓬田堅介紹,在與蓬田堅前輩聊魚時不知怎麼的
聊到我養日壽的事,真的是很巧,原來蓬田堅前輩以前一開始是養日壽的玩家,當時就是跟著清水前輩學養日壽,是蓬田堅當時的老師,當時也有加入葛飾愛魚會成為會員,後來蓬田堅覺得自己還是比較喜歡土佐所以就專心培養土佐至今,開始養土佐後就完全沒再與蘭壽的圈子有接觸或聯繫,而在與蓬田堅前輩聊天時他翻出了一本葛飾愛魚會早期的會刊,真的是很有歷史,我看了一下出版年份,竟然我還沒出生,30年前的會刊,真的有夠有歷史的,翻翻這本會刊,蓬田堅前輩說好懷念以前的養蘭壽的事,他說不知道清水先生電話換了沒,畢竟有快30年沒聯繫了,於是蓬田堅前輩便立刻撥打了30年前的會刊後面的連絡電話試著想聯絡看看,果真沒人接,跟前輩研究了好久想說是不是區碼有改了,前輩問了一下老家的朋友確認區碼跟以前不同了,在試一次果真連絡上清水先生,清水前輩還記得蓬田堅,兩人30年後又因為我的關係再次聯繫上,我也因蓬田堅前輩的關係而去拜訪了清水正一郎前輩。
 
        清水前輩家座落在一般的日本住宅區,前輩與夫人非常的熱心的準備茶水與點心招 待我們,在聊天中前輩說他會中文,前輩說他出生一直到20歲之間都是跟父母住在中國的,一直到20歲才回到日本,所以對中國有種親切的感覺,雖然懂中文但畢竟50年以上沒機會接觸中文也忘了差不多了,但前輩說他聽我說中文他也慢慢回想起來也漸漸聽得懂,有時中文讓前輩回想了一些他會順便說一兩句中文,當他說第一句中文時我真的有點嚇到,確實在中國長大的,完全是中國的華語腔,雖然回日本居住50年以上了,在說中文竟然沒有日本人特有的日本腔。
 
 
        前輩一開始接觸金魚是因為他的女兒,女兒去夜市撈了金魚回家飼養,養到最後女兒沒養了換父親接手照顧,後來越養越有興趣,加上有次在家附近的農田看到有人在田裡撈東西,前輩好奇詢問了一下對方在做什麼,原來對方再撈水蚤回家養蘭壽,也因此開始接觸專業的玩家,也開始慢慢的步入培養金魚的行列,前輩家不大,現在住的房子事改建過的,前輩說改建時還特地堅持一定要留一個空間繼續養魚,所以就是現在二樓陽台的空間用來養魚,因為空間不到只有幾個水泥池,但這幾個水泥池卻讓前輩養得很高興,也養出了不少的好魚,目前飼養的有日本協會系蘭壽以及傳統關東東錦,現在前輩東錦養的比蘭壽多.

 

        前輩飼養日壽方式喜歡以自然方式飼養,所以不會刻意短時間把魚養得很大,肉瘤也因此沒有很誇張,我詢問前輩飼養日壽有什麼秘訣,前輩說其他的還好學習控制,最難的是控制水,控制水包括是新舊水的比例,換水的時機,綠水的比例調控……等等跟水有關的,水的控制是影響魚隻好壞的關建,也是最難學習的有時要靠自己去摸索體會,但前輩強調水真的是很重要,當你培養日壽開始重視水的重要性你就又進入另一個層次了. 

        再來前輩有名的另一種金魚,傳統關東東錦,這也是我此行的重點,我去看關東東錦比蘭壽重要,因為前輩關東東錦比蘭壽出名,前輩是日本很早期的關東東錦培育者之一,前輩自豪的說,現在很難找到像他自己飼養的東錦那樣純正的的關東東錦了,因為他養的東錦是從以前一直延續下來的純正血統,前輩的關東東錦體型壯碩,淺蔥色也很顯眼,尾型也沒話說,但我發現一個特色當歲魚尾型都短短的,其實在我眼裡感覺身體與尾的長度比例怪怪的,尾巴確實比我們一般認知的關東東錦短,但魚隨著長大尾巴確實會越來越大,越接近適當的比例,前輩的關東東錦真的也別於我所見到的關東東錦,非常具有特色。
 
 前輩只養兩池日壽,這是其中一池,顏色超級紅的
 

  
關東東錦兩歲魚與當歲魚
 
關東東錦兩歲魚與當歲魚
曾得過獎的親魚,超大一隻

 

關東東錦當歲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