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九月 09 2012

我第一批養的土佐金 (防腐劑裡的回憶)

        最近在整理雜物,發現了一個被我遺忘的東西,那是一個玻璃瓶裡面以福馬林泡著一隻土佐金,這是我的第一次養土佐金的其中一隻。板主我的第一次養的土佐魚是跟當時資深魚友一起透過日本蘭錦堂的蘭壽玩家購買到的小川的魚(蘭錦堂說是小川的魚),我那時差不多是大三或是大四吧!當時購買一隻魚體10元硬幣大小的魚花了我6000元台幣,那一次我買了3隻,省吃儉用存了很久才存夠錢,但很可惜進口後兩個星期內鰓病死光了,而當時台灣也沒聽說過有人在養土佐,那三隻的素質很高,我後來自己進口過無數的高級土佐,在日本也看過無數的會用土佐,現在回想當時買的那3隻魚素質也真的還是很高,也難怪值那個價,可惜魚掛了花那麼多錢卻死了,有一隻我用福馬林泡起來保存到現在,就是我整理時發現的這一罐.
        提到這卻想起一件曾聽過的傳言,有魚友說我以前大學時曾去跟他索取或是購買他自己生的土佐金,我想對方是不是記錯人了,我第一次的土佐比台中的金魚滿堂或是在汐止的前輩king還早,就是這3隻從日本進口的魚,而他們倆位也是台灣算我知道蠻早期有繁殖日本金魚的兩位玩家,金魚滿堂日壽比較多(有沒有繁殖土佐我印象是有),而king生的土佐素質就頗高了,那時候我常去他家聊魚看魚我都沒跟他要土佐來養了,我怎麼會去跟其他飼養者索取土佐呢?唸海洋大學養金魚的很多,所以我想對方是不是記錯人了..


這瓶裡的回憶已經泡了至少有10年了



Content Protected Using Blog Protector By: PcDrome. & GeekyC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