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年初的廣州出差行

       版主我與中國的觀賞水族圈子一直都有在聯繫,跟中國方面除了日本的金魚外就觀賞魚了,中國產金魚在三奇金魚的早期金魚屋時代有自己從中國進口賣過一陣子,後來專心在日本跟泰國線的金魚上就沒在進口了,這幾年也偶而幫觀賞魚貿易商進口大陸線金魚與泰國線金魚,談到中國的花鳥市場大家一定都知道廣州花地灣,2002年跟香港魚友有一起去內地看金魚魚場也有到花地灣找陸壽,那時候專賣金魚的還挺多家的,今年年初再次去花地灣洽公,利用白天空檔去逛了一圈,這的市場規模變大了,跟我以前來的已經變很多了,但專賣金魚的剩沒多少,有賣的也只是一般中低階等級的魚,在花地灣裡的觀賞魚市場也成M型化了,高檔觀賞魚多了很多,尤其龍魚或魟魚專賣店變得非常多,不少還是東南亞知名的龍魚繁殖場直接在市場內設直營門市,這次年初去廣州花地灣洽公是公司外派去廣州的擔口走一趟協助處裡一些事物,順便剛好有貨進來幫忙了一下,真的是很棒的經驗,公司在花地灣的鋪子主要是做批發跟零售,觀賞魚大多一進貨直接就批發給當地的水族館,第一次4天3夜的時間幾乎泡在花地灣的寵物市場裡,但要顧鋪子跟處裡一些事也沒多少時間亂逛,常常晚上11點又回到鋪子裡忙到快天亮,凌晨忙完跟中國的同事一起叫麥當勞外送當早餐,雖然晚上花鳥市場裡有守衛,但凌晨整個市場都沒人,走道上燈光昏暗我跟中國同事兩個在工作還挺恐怖的,他是見怪不怪,因為他常常都這樣一個人做事,但一個人走一段蠻長的路去上廁所更恐怖,白天滿滿都是人的通道現在一個人都沒有,靜的可怕,白天也跟著中國門市的同事到處跑也了解到那邊的貿易生態,廣州做觀賞魚的台商真的好多,不少都是台灣以前早期赫赫有名的老前輩,也特地去拜訪了幾位,而因中國同事其中一天他有事由我自己一個人去鋪子開門做生意,跟我們比較熟悉的附近店家來串門子對我這個台灣來的感到很好奇,第一句話都是怎麼換你在這看店呢?還好早上本來就沒什麼人,但第一次一個人在中國頗具規模的寵物市集裡一個人顧店賣魚還是第一次,這趟去中國廣州花地灣真的是我人生一個很棒的經驗,在廣洲接觸的都是同樣是做觀賞魚貿易的同業,很多都是專做進出口,加上很照顧我的學長在中國知名的水族雜誌內擔任高階職務,所以在中國的觀賞魚的資源及人脈上又增添不少,中國金魚部分也一直有在接觸,目前暫時沒有太多心力放在這一塊上,偶而幫魚友找些特殊魚少量跟其他觀賞魚一起進口而已。

快天亮了,關門前拍個照

水族市集內的小巷弄,滿滿的水族店家,快打烊了巷內人很少

我們位於市場內的一個銷售鋪子的一角,魚場不在市場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