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一見的白點病竟然發生了

帶回彰化老家養的宇野也養了很久了,昨天竟然看到我這裡沒見過的病===白點病,對一般觀賞魚來說白點病是很易見的疾病之一,但說真的在我這養的日本魚或是日本進口的魚要發生真的還不容易,我養日本金魚到現在我這真的還沒碰到過白點病,昨天看到有點驚訝,白點病,怎麼會有白點病,突然想到我附近的保麗龍箱裡的朱文錦,用來為角蛙用的,家人常把撈朱文錦的網子直接拿去撈那池宇野系蘭壽的糞便,也因此感染了白點病,說真的這種防疫再怎麼做真的很難防,因為一滴水噴過去就可能會感染,如果有病原的話一個水滴裡可能就有數百萬的病原,或是你在那池已經有病原的水裡工做完手沒洗就去碰另一池也已經把病原帶過去了,對我們研究魚類病源的人來說對這些事格外的敏感,有的魚友會認為沒那麼嚴重也沒我說的那麼誇張,信者恆信,單純分享,不信說真的也不關我的事,版主我在研究室研究的就是魚類的病原微生物與病毒與宿主的關係,做了10幾年的學術研究,有幾個魚友還有去參觀過我在學校時的研究室,這也是我的研究領域的專長,但不見得我們就可以把任何病魚都醫活,說真的人都有醫不活的了,何況是研究報告更少的魚類呢?況且我們研究的是針對病原,而不是藥物治療,研究病原的特性跟他讓魚產生疾病的毒素以及魚類的病症是怎麼被病源的毒素破壞造成的,這要幹嘛。沒幹嘛就純粹學術研究,但在魚類疫苗的開發前這都是必須的重要研究基礎。